Thursday, August 18, 2011

隨心所type

今天,就讓信子好好的寫寫一些心情吧。

該從哪裡開始呢?嗯,《黑笑小說》在幾天前看完後,信子又看完了另一部由同一位作家寫的小說。遲些再做介紹。

wish list還沒正式寫下來。今天和大佬吃晚餐,說出了兩個。大佬將會帶信子走山。:)

雖然說,陸陸續續又有幾架相機入市,可是信子還在先前兩架相機之中掙扎著。一部有信子很想要有的feature,另一架則有信子強烈喜歡的feel,怎麼辦?

今天在面子書轉貼這句話:“分手后不可以做朋友,因为彼此伤害过.. 也不可以做敌人,因为彼此深爱过..”朋友留言說,那該做什麼呢?不曉得是不是反射性的答案,就當過客吧。心情有點起伏,在遇見他之後。他是向我打招呼吧?真的好久好久了。於是……信子這幾晚都在錄製《他可知否》這首歌,還有一直重複地聽著Tanya的《當你離開的時候》。

今早,嘗試填詞,給《混亂的純真》那首曲填了兩段詞。這是第三次的正式的嘗試給它填新的詞。然後……現在……又擱置了。

嗯,沒正式在這裡說吧?好像是……應該是沒有。信子要離開檳城了。捨不得,是必然的吧?朋友說,信子兩年後一定又回來這裡。信子想說的是,不了,99.99%不再回來這裡生活了。如果,信子是說如果的話,下次再出走,就走遠一點吧?或者去別個地方換一換天氣、心情。

那段憂鬱充滿淚水的日子,已經結束了。難看的真相,讓信子再也不相信裹在糖衣裡的話了。

噢!信子今天去逛街,瘋狂地買了5本記事簿。信子好像沒介紹過。信子以前,每逛一次Living Cabin就會買一本記事簿。去年年底,在找著一本正式的記事簿做今年的日記簿時,他們竟然沒有填新貨。信子還去了檳城的兩家Living Cabin去找呢!後來硬著頭皮,問了店員,方知道……他們要留空間給聖誕及新年飾物。年中的時候,信子還是沒看到有什麼新貨。今天終於有好一些特別的記事簿了。信子心想,回到KL,還真的不曉得要去哪裡找。於是……

啊!還有,昨天放工後,信子去了在PISA的書展。那的確是書展吧?!很多平時少在書局看到的書,都可以在那裡看到。只是……價錢嘛,就沒差,有的甚至比較貴呢!今天和M聊了這個,我們都一致認為One Stop的大眾書展是最便宜的!哇!這是另一個令信子心如刀割地離開檳城的原因!

真的好想血拼噢!好久沒逛街了……可是,好多東西要扛回KL耶!

好像寫很多了。嗯,信子明天放假,要搞一些離開前的手續。順便去唱K,或者去Salon什麼的嗎?:P

明天……要拍什麼照片來po在sh1ft project那裡呢?大佬說信子的照片還不錯噢!開心-ing!:P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