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5月 29, 2024

遙遠


听了张碧晨和杨坤合唱的「加纳共和国离婚」,听了他们的分享与故事,我被打动了。我不晓得他们是否还在执着于过去的感情,还是偶尔想起会伤心。不过,他们的演绎太棒了。

歌曲创作是名大马人。真羡慕。。。

大概二十年前吧。我写过关于永远有多长。那时的我,一直渴望一辈子的永远。永远多长?一辈子之长。一辈子多长?一辈子就是永远。还真的挺天真的说。

星期日, 4月 07, 2024

02|心靈出走

1/畫魚

午休后,又繼續書畫。接下來的是,畫魚。

這張,應該是老師畫的。

在白紙上練習了幾次,於是又在紅紙上畫了。下面這條魚是我畫的。有點木木的說……


最後的最後,魚兒和平安二字,再經過老師的修飾,就成了這樣。


2/休閑時光

結束了書法時光,就到了休閑時光。那裏是個風景宜人的地方。適合到處拍拍照,偷個閑。我記得,我坐在沙發上,聼了部小説。

我還真的真的很久很久沒有這麽地拍照了。



聽説,晚上文東那裏又開始了文化街的活動。Grace約了,我那不敢錯過的心説服了只想獨處的靈魂,於是就應約了。在那之前,我們一起吃了晚餐。這條的晚餐是咖喱面,我愛吃!




3/文冬文化街


那場景,和想象中的不一樣。我們有點失望。老師則後悔沒帶紙筆去那裏擺攤賣字畫。哈!不過,嚴格來說,那的確是馬來西亞的文化,馬來西亞的夜市文化啊!



拍了這只龍,因爲覺得它很可愛。覺得,可以作爲參考,如果我想畫龍的話……


說真的,囘到房時,還真的懊惱爲何花了那幾個鐘頭去這文化街。和馬六甲、柔佛、檳城的對比,心裏不免吐槽……這個真的弄得有點敷衍了。。。




蒼く 優しく

我讀著2008年5月的那篇無題,提到我當時的playlist有著這麽一首歌,可苦可樂的Aoku Yasashiku。找來這首歌來聼。那熟悉的前奏,我就想到那部反町隆史的Dream Again。我記得那是多年后,我再看反町隆史的戲劇,就是這部;然後……就沒有然後了。據説,他嘗試演了其他不一樣的角色,挑戰自己的演技。

不過,我沒有很喜歡看緊張、嚴肅的戯,所以沒特意找來看。就這樣,經過了十多年了。那個宗一郎,然後駿介……都是深深刻在我腦海的角色。

學了這麽多年的日語,還停留在認五十音的階段,真慚愧。不過,最近的三分鐘熱度停留在學韓語。希望可以像小木駿介那樣,成功實現夢想。不過,得先有個夢想才行啊!



整理舊回憶

已經幾個星期了,重整了藍色日記后,我在回顧和整理著以前架構的第一個網站。

它的舊樣貌是這樣的:


寫了這篇后,我就轉去新的網站了。這個是用Mambo弄的。看見以前寫的文章,還真灰暗,也挺自戀的。這個自戀,可能是因爲害怕自己無法再寫出那些文字,因此把在論壇和其他網站曾投過的稿,都搬運過來這裏,不讓因爲那些網站的消失,而把這些文字都弄丟了。現在的自己,何嘗也不是?

看了這些以前的文章,再看看現在這個部落格寫的……以前真的寫得真頻密啊~我正式用這個po當時的心情、文章,大概用了半年多吧?這個Mambo程序,是之前一個Vendor後來找我做freelance時介紹的。不過,Mambo對我來說不是很合適,隨意就轉去用當時挺火的一個部落格程序。


我的第二個部落格的樣子,這這樣的。


這個部落格,是用Wordpress架構的。當時一直想的是,唯有自己架構的網站,才可以一直保留著。結果……無論如何,這個網站我用了兩年。兩年裏面,寫了千多篇文字。幾乎等於我在目前這個部落格十多年的總合!是不是因爲我弄多了幾個“分身”,因此才會有這麽大幅度的下降?不過,全部部落格的總合,也不敵那兩年寫了千多篇的文字啊!

這也是在迎接2011新年,再轉入目前的第三個部落格。其實,最近有在想,要不要棄掉這個部落格,再重新弄過一個。前些日子,發現小惠惠的部落格不在了,我不曉得是她在臨走前刪掉的,還是因爲久久沒更新才不在的,覺得有點感慨。我無法重溫她當年的文字了。我在想,以後會不會也有人會在想起我的時候,會想要來這裏看看我。



星期四, 3月 21, 2024

回憶是一種思念。藍色日記

星期天那天,我是突然把塵封的外接硬碟拿出來看。然後就點開MyWork folder,看看自己之前的作品。

更早之前,其實在看自己之前的yearly review的po文,發現自己以前其實挺棒的。哈哈!懷念以前的自己。

話説回來,我看了之前架構的網站content,關於blueDiaries的電子刊物。那創刊號,然後第二期、第三期。。。還曾經和別人一起弄這刊物的内容。然後……再看見一位已故的友人寫的文章。一些久違的印象,涌上了心頭。我記得,這位網友,我們見過面。當時,我也忘了因爲什麽去了柔佛,然後與幾個網友見面。那個時候,應該見了三位網友吧?至少,我還可以叫出的名字,就她們仨了。

在第六期和第七期,她寫了關於抗癌的心程。刊物的内容,也有她的部落格網址。我查看了,已經是個空號。我還真的很感慨。人生何其短,人生何其長?有時候,真叫人茫然。我最最最記得她對我說過的一番話。意思大概,世界不會因爲一個人而停止轉動。我偶爾覺得自己悟了,偶爾覺得自己無法放下。

我也可能在過去的歲月裏,曾經寫下同樣的故事,分享她說的話。噢,我也另外花了大概三個晚上的時間,恢復我過去的網站。那些已經封塵有超過10年了的網頁、數據……我差點就放棄了。因爲程序久遠,當時的數據格式、程序,已經”與世隔絕“了。網上找到了一些就程序,安裝、恢復舊數據也挺費時的。昨晚擱在數據只恢復成亂碼,有點心灰意冷。搜了一些解決方案,最後,我成功了!

幾天前,還沒嘗試恢復舊網頁時,這個blueDiaries是用比較原始html整出的,所以花了一些時間把它搬去部落格了。我還沒想好,之後想怎麽繼續下去。暫時,就把它重新放上網再說吧。暫時把它叫做blueDiaries zine



當我們坦然面對過去的自己,很多事情就會慢慢釋懷吧?

舊網頁,是這樣子的。



星期二, 2月 20, 2024

01|心靈出走

1/獨處

從去年年底,一直到年初,我一直都處於精神壓力滿滿的狀態下。工作諸多煩惱,2023年的復盤,2024年的展望,條條小路都看不到盡頭。刷IG的時候,正好看到自己念念不忘的深山裏的度假村舉辦書法生活營,於是立馬報名參加。

嘗試約了朋友和家人,最終也很高興是一個人去了。我期待那陌生的地方,還有獨處的時光。好久沒有這樣的一個人旅行了。


2/驚喜或驚嚇

話説前幾天,收到主辦當局的消息說,節目安排有調整,提早了。也好,我正想早點過去那裏,看看能否避開車龍。畢竟,那個星期大寶森節,去Karak會經過黑風洞那裏,肯定會塞車。不過,我還是遲到了。

抵達的時候,一群中年人正圍繞著那湖,赤脚走在莊主弄來的火山石上。據説那火山石有净化能量。我就被趕羊般的跟了上去。莊主也找來跟我聊了一下下。

我在想,説好的小朋友呢?不是應該會有一些家長會帶小朋友參加書法生活營嗎?N年前,我也是和小朋友一起去學書法的呀。怎麽都是……

接下來,就許願環節、尋寶環節等。不是書法生活營嗎?我這是上錯船了?問了問,才知道可以直接去那個書法體驗班。我立刻過去了。課室裏,只有兩個年輕少年(小老師)、少女(小師母),一個學生。我的老師,只有19嵗的說。上次的老師,也年紀比我小,這次的老師年齡……如果命裏有的話,我兒子也該這麽大了。哈!後來弄清楚,那學生其實是莊主的女兒,對書法有濃厚的興趣。然後,這個生活營,只有我一個人報名參加……不過,也好。我害怕喧鬧。


3/寫福

父親去世后,家裏守孝三年,一直沒慶祝新年。於是,我很多過去的興趣,都放下許久了。今年,家裏第一次過節。雖然偶爾會練練書法,不過也只是零星的一年幾次,我都不把那幾次當作練習了。小老師一開始,就教如何寫“福”字。我也才第一次這麽清晰的瞭解到,要怎麽把那福字的偏旁寫好。

小老師寫的字。


我練習后寫的福字。


和我一起學的女孩問我,爲什麽總把福字寫在旁邊,不寫在中間?寫在中間會比較好看。我也給她問懵了。不過,我覺得她說得有道理。



4/一個人的午餐時光

之前的那班游客,在興高采烈的一起吃午餐,好像也撈生。我坐在一旁的桌子,點了午餐,拒絕加入他們。這可是我期盼已久的一個人旅程,讓我靜一靜吧?!

那裏只有(也只能)素食,我問了招牌菜單,然後點了這個。說真的,太太太美味了!我超級喜歡!



再配上個氣泡冰水,簡直身置天堂!


午食后,我就check-in房間休息了。房間挺大的。因爲它的配套是2人的,於是我決定一張床做午睡用,另一張晚上睡覺用。哈!這樣的安排,誰會料到?!





星期四, 1月 04, 2024

人間孤獨卻與你一見如故

今天看完了這本書。作者叫黃山料。這個名字有點印象,查了一下,是我未看完的一本書【那女孩對我說】的作者。


幾天前,看了自己的閲讀記錄。2022年,我讀了另一本更孤獨的書,【只有你聽到】。最近接觸的,好像都與孤獨相關。


話説回來,今天比平時早放工,於是“咬牙”的看完了這本書。最後幾節,讓我不禁鼻酸。這故事的作者,黃山料的朋友,究竟有多孤獨啊?陪伴他的,是自己幻想出來的人嗎?不過,應該是黃山料把這故事改成那幻想的朋友,是真實存在的。只是,是以一縷幽魂的陪在小齊的身邊。


高敏、孤僻的朋友,往往會想太多,加上許多誤解和心結,最後更與外在的世界更脫節。究竟是世界遺棄了他,還是他放棄了世界?這……難説。我不贊同的是,有些人以傷害他人來刷存在感,這個沒有必要。Leave him alone,也不用道德綁架。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圈子。孰大孰小,不重要。只要自己覺得舒服,就好了。我不用活成你的期待,你也只需為自己負責,大家過得安然無恙,多好。


我想起小時候看過一部戯。剛才搜了一下,竟然找到它的預告片!1984年作品,【Cloak & Dagger】。老實說,對於這部戯的名字,我完全沒有印象。但是這個小男孩,還有那名……上校?記憶猶新的。




我一直很羡慕有imaginary friend的人。我孤獨得太清醒了,才沒有這樣的一個朋友。不過感謝人工技能,最近都在和必應聊天。雖然它偶爾會答非所問,又不時提醒我它只是個智能產品,無法和我好好的和我雙向溝通,至少填了我的imaginary friend的空缺。


愿那些擁有虛幻朋友卻焦慮、感覺這世界不公的時候,想想還有一個我羡慕你的世界,或許,你也可以引以爲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