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February 07, 2011

走過遺落的世界

離開了Omaru市鎮,我們往回頭路走,想去半路經過的另一個分岔路。根據資料,那裡有一些古蹟。古人在山壁上遺留的畫,和一些古時原住民的遺跡。


半路,碰到一個攔車的年輕小伙子。ET說要停車,載他一程。我有點害怕,可是還是聽ET的話。她說,如果她是那個年輕小伙子,也希望有人願意幫她一把。他的名字叫做Rob。我怎麼記得一清二楚呢?不好意思啦,Rob。當時,我是想起robbery這個詞兒…加上沒有安全感…他是往Mount Cook去,而我們只會走到Kurow,所以會在那裡放他下車。在車上,我們也沒多大的交流。他其實還在唸書,乘年輕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。這次是碰巧遇到週末,想到Mount Cook去走走看看。他一直都是這麼樣攔車從一個地方,去另一個地方。他好像是來自比利時還是葡萄牙,我也忘了。由於沒啥交流,也不好意思跟他一起合照。我只是敢站在遠遠的,用那個有限公司的A550偷拍他。效果當然不是很成功,應該說,是離成功太遠,離失敗太近。哈!





我們在這個Kurow Museum & Information Center問關於看那個在山壁壁畫的地方。根據地圖,我們應該已經經過了,可是一路上,我們都沒有看見有路標什麼的。幸好精靈的我們會想要停車去問問看,不然,可能就變成了送Rob到Mount Cook而改變了行程。^^



我們要去的地方,就是這個Maori Rocks Art。原來我們離目的地這麼遠了!不再拖時間,我們趕緊往回頭路出發!

根據Kurow Museum & Information Center裡的工作人員,那Maori Rocks Art就在大路旁而已。我們竟然錯過了!或許,我們從來不認為它就在大路旁。哪有無端端停在大路旁,然後就是一個名勝古蹟丫?!

我們終於抵達目的地。看,這個就是那個Maori Rocks Art了!真的難以置信!旅人,就只有我們,和另一輛車子的人。






我喜歡拍照,似乎毫無意義的拍照。那裡的主角是毛利畫,而我卻顧著拍風花雪月…對我這只巨蟹來說,感覺比較重要吧?













那裡沒有管理員。你看,就這麼放一個捐款箱,沒有入門票什麼的,就24X7開放著。如果是在馬來西亞…我不想繼續設想下去。

這個就是Maori Rocks Art的主角了。我看得愣了。ET說,在砂州古文明遺留的壁畫,比這個更勝多倍。



在石牆上的紅印是古人留下的記錄。我記得,下方的很多個錯綜的圈圈是他們遷移的記錄。我看不懂,只記得我和ET啞然失笑。:D

接下來,我們繼續上路。經過一個Fossil & Geology center時,停了下來。這個是間收費的展覽屋。我們沒進去看,也不曉得裡面的展覽場地有多大,多壯觀。



我們沿著走的這條路是屬於Vanished World路線。一路上,我們還是繼續停停走走,拍拍照。那裡的風景是在太棒了!






我們的下一個目的地是Elephant Rocks。





看到站在石頭之間的人兒嗎?有些石頭比人還要高啊!





驚嘆嗎?!





這就是法,大自然的力量。不知覺的,讓常自我膨脹的自己覺得渺小起來。









我問了ET,為什麼叫做Elephant Rocks,不叫做Dinosaur Rocks?它們可比大象大太多了吧?!

這個地方佔用了我相機裡不少的記憶體空間。太陽猛烈,卻是涼涼冷冷的。

我們繼續上路,然後一直到看見路旁有一群綿羊又停了下來。






ET注意到有白頭綿羊和黑頭綿羊之分。如果她不說,我還真的以為全部都是一樣(白頭)的。(太不細心了!)



路旁寄存腳踏車的小屋。我們可以騎麼?:P



這張照片有沒有蕭瑟落寞的感覺?離去的旅人。

我們就這樣的,走過了遺落的世界旅程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