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夜車燈輝煌


擱置在桌上的木頭人,終於可以上場。我大概把它弄成在走路的樣子,然後畫出它的輪廓。看到mindless的時候,我是想到沒有目的的走在街上,還有蔡健雅的「深信不疑」。

今年就嘗試用黑白灰來參加inktober吧!^^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