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August 22, 2017

唐七《四幕戲》

致聂亦的一封信:泰戈尔有句诗:他说,生命有如渡过一重大海,我们相遇在同一条窄船里,死时,我们同登彼岸,又向不同的世界各奔前程。但我想不是这样的,我很庆幸今生能和你同在一艘窄船,而即使我先靠了岸,也会一直在岸边等你。你知道我爱着大海,仅次于爱你。我会在大海的最深、最深处,给你我最深、最深的爱。我爱你,聂亦。

聂非非



我在書局,斷斷續續的在工餘時間看這兩本書,《四幕戲》。今天,終於到了落幕之處。

我是羨慕聶非非的。我羨慕她遇到一個讓她變得更好的人。更羨慕她可以和他相戀、結婚、生孩子。看完了第一幕,我迫不及待的翻看最後一篇,試圖找出公主和王子最後幸福的在一起的結局。我找不到我要的結局,然而,我也看不懂那結局。於是繼續按部就班的慢慢看下去。

剛才一路從書局走到停車場,我的心情還是悸動,無法平復的。我點開了李玟的《不愛你了》,在車上重複播著,然後才讓淚水流出來。

你知道我愛著大海,僅次於愛你。

我無法這樣的愛,多可悲。我不想說了。寫這篇文,我只想狠狠的記住,我被聶亦和聶非非的愛情深深的感動過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