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October 24, 2015

逼自己流淚

說我瘋了,也可以是。這何嘗不是一種"正常"?

最近每晚都給自己喝一小杯酒。那是五月的時候,從日本買回來的。當時就想喝了,可是又怕醉得一塌糊塗。結果,最近才開來喝。

昨夜,如常的也喝一小啄。我想起之前寫的歌,喝自己對酌一杯酒,心事一口接一口。我沒啥心事,就是沒有個伴。也不曉得是好事,還是壞事。事情總是好壞參半才得平衡吧?

聽到身邊的女朋友們,突然一個、兩個都有對象了,我有點失落。

她問起,一段感情,十年後還放不下嗎?我當時想流淚,然而,我只作深呼吸,然後告訴她,是的。另一個傢伙,她和我一樣,也是巨蟹座。她也贊同。不過,她問起的那個人,是巨蟹男。她不明白。

我簡單說了。一開始就認定了那個人,要在一起一生一世,然後愛情沒開花,或開花不結果,那種傷痛,不是簡單說放下,就放得下。也不是因為還依戀他或者愛他。就是一種,不甘心,如此而已。她問,十年也不夠?可能一輩子都不夠,可能除非遇到下一個人,可能需要下輩子,喝了孟婆湯之後。最後一個可能是我亂加上去的。哈~

然後,躺在床上的時候,或許是因為之前的眼淚倒流,於是硬逼自己想一些小說情節,然後流淚,然後就睡著了。現在回想,還真的挺無聊的。或許,我又寂寞了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