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July 29, 2015

午餐

說真的,有很多話想說。這篇,就先說午餐吧。


我的工作時間換了。一天工作12個小時。換工作之前,我就準備好了解決三餐的問題。早上煮些東西,帶去公司吃,午餐出去吃,晚餐吃麥片。這個是我為新工作時間計畫好的,可是到現在一直沒有一個平衡點。

後來,就想,不如早餐和晚餐,一個吃Subway,另一個就吃麥片,保持健康的飲食。

然後,又想,就自己準備三文治嘛~幹嘛要去花錢買Subway?於是,應該有兩個星期吧,每個星期都買了麵包和蔬菜,煮顆水煮蛋,成了Subway的代替品作早餐。

然後呢,偶爾晚餐和同事出去吃。然後,找不到/邀不到人吃晚餐,又開始吃麥片。前些日子還會自個兒出去吃。現在,要嘛吃麥片,要嘛餓肚子。有種淒涼的感覺,其實我明白,那是寂寞的感覺。

說到午餐嘛~剛開始,因為沒有固定的午休時間,於是我的午餐也很混亂,常常是自己出去吃。後來開始一些同事遲出去吃,我硬要跟他們,可是要求要早點回公司。再後來~找到人,就一起出去吃。很多同事很給臉,看到我自己一個人去吃,原不想去吃午餐的也陪我去吃。應該也是寂寞作祟,讓我不想一個人吃飯。

今天,我又一個人出去吃午餐了。我一面走向停車場,一面在想要吃什麼?去哪裏吃?打了電話給朋友,看她在哪吃,可是只聽到電話的呼叫聲,卻沒有回應。再想,哪裏可以比較靜,比較適合一個人吃飯,又好吃的地方。我想起在檳城的日子,我想起那間已不復存在的Tutti Frutti有我最喜歡吃的意大利粉,還有蔬菜果汁飲料。

然後我就到Chubbies碰碰運氣,希望人不多。裡面就剩下一張四人座的座位。我鼓起勇氣走進去,然後對自己說,善待自己,要享受午餐。點了份雞排,然後悠閒的看雜誌,不想與別人有眼神交流,當作就坐在Tutti Frutti那個好像為我而設的小角落,不受外在打擾。

那本雜誌,是我第二次翻看了。嗯,不小心又拿了同一本雜誌。再做了同一個心理測驗,說什麼一粒石頭打在玻璃上,玻璃這個時候的情況是怎麼的。我是想像小石子,輕打在玻璃上,可能有個小印記。然而,答案也只有一條裂痕,整片玻璃碎了,還有一個是⋯⋯蜘蛛網般的裂痕嗎?還有一個是完好如初。最接近我想像的,就是完好如初。測驗說,選擇完好如初的,其實是心裡保持了玻璃的完整,現實其實已經支離破碎了。選擇這個答案的人,要很久很久才能走出情傷。我只能回應一個短短的“噢”聲。

幸好雞排來了。網上看到一句最給力的話:我請你吃飯。

你難過嗎?不要緊,我請你吃飯。
你受傷了嗎?不要緊,我請你吃飯。

所以,我請你吃飯成了最療傷的一句話。

我比較喜歡吃義大利粉啊、雞排啊、壽司之類的,可不可以說:我請你吃西餐或日本餐啊?

其實,點心也行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