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July 11, 2015

遊戲


月下,你說少了繁華
在空了酒杯的措置下
你起舞
沒有誰在歌唱
你的舞步卻跟著臉上的細痕
絲絲入扣地演著
撩得風也醉了
心也碎了

只是入戲太深




你歎息著

這戲,是演的?還是玩的?
都不打緊了
還不是一樣的
一場遊戲,一場夢?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