淺情人不知 (1)



那天,我走進blueDiaries的時候,木藍正在唱這首歌。聽她唱的時候,某些感覺觸動了我的心弦。我走到吧台,和Mike還有Jack打了個招呼。平日,我是不來這裡的。我只在週末的時候,才會出現在這裡。木藍是我只聽過在這裡駐唱的名字,這是我第一次聽她唱歌。雖然吉他和歌聲不怎麼樣,但是⋯⋯嗯,我無法解釋那種感覺。

blueDiaries在平日挺冷清的,只有週末的時候才會熱鬧起來。木藍從不拿週末的班,儘管週末的工資比較高。不過,也好,如果她在週末唱,可能會把blueDiaries唱出冷清來,這生意就難維持了。

剛才遇見了曉芋。發現藏在心裏的那段過去,原來已經翻篇了。連她過得好不好,我都沒一絲渴望想知道了。匆匆的寒暄,然後我就來到這裡了。

木藍很快就放工了,也走向吧台,向Mike要了杯啤酒,咕嚕咕嚕的喝完。Mike他們想向木藍介紹我,我打了個眼色,不必介紹我的身份。

“這是你們的朋友啊?”她微笑地看著我,眼睛好像星星般的閃閃發亮。“你好!我叫木藍。”

“納斯。”

“你好酷噢!”說完,她又向Mike要多一杯啤酒。

“你很能喝酒?”

“我?哈哈!不行,我快醉了⋯⋯”

“她偶爾會這樣喝酒,然後就醉倒,然後跟我們回家!”Mike解釋。

也是,以Mike和Jack的關係,她一定很安心地被他們帶回家。

“Mike,我跟你說⋯⋯今天,嫂子又給臉色我看。我今天不要回家。今晚我就過去你們那裡⋯⋯”然後就開始一些語無倫次的話語,然後就醉醺醺了。剛好我就在身邊,她就醉倒在我懷裏。

“今天我帶她回去吧。”我也不曉得怎麼了,就想帶她回家。

“呃⋯⋯老大,會不會嚇到她?”

“你們不想過你們的二人世界?”

Jack拉了Mike的衣角,然後就同意了。

我把她抱起來,由Jack幫忙,把她弄到車裏,然後就回家了。她還真毫無戒心的睡著了。我把她安置在客房裡。查看了公司電郵箱,洗了澡,就睡了。

隔天早上,我給木藍弄了簡單的早餐。她睡醒後,被陌生的環境弄得懵逼,然後很快就處於安然狀態,吃我弄的早餐。

“謝謝你啊!一定是Jack磨你,要你帶我回家的!他丫,總說我打擾他們。也不想想我是怎麼幫他們度過難關的⋯⋯”

“難關?”

她咬著麵包,想著要怎麼向我解釋“⋯⋯呃,沒什麼。”悶悶的咀嚼麵包。

“你住哪裡?我送你回家。”

“噢!我就住在Setia Alam。不過,你載我回blueDiaries就行了。我的車停在那裡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死Jack,幸好我有放換洗的衣服在車上。待會可以直接去上班。”她小聲嘀咕著,被我聽到了。

“你在他們那裡有換洗的衣服?”

“噢⋯⋯呃⋯⋯是上次⋯⋯呃,我偶爾會在他們家過夜,所以在那裡有間房。”

“嗯。”

就這樣,我在平日去blueDiaries多幾次後,我家也有她的換洗衣服,那客房也似乎變成了她的房間。她其實也不常在我家過夜,不過一個月有大概那麼的一、兩次。偶爾,我不在的時候,也去Mike那裡過夜。




嗯,這才是我原先想出來的故事,當我開始錄這首歌的時候。不過,就是不想寫在blueDiaries那裡。因為,那裡有一些“固定”的角色了,還不想更換。不過,就變成要寫不一樣的故事時,有一定的constraint。

這個⋯⋯看看我是否能寫出一個“霸道總裁”故事來。:P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