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漫、匆匆



昨天早上,讓父親出門自己去拿藥。他“順便”買了很多外食回來。有nasi lemak還有kuih,很多很多的kuih。平時,我是吃麥片為早餐,結果吃了一包nasi lemak,我一直到晚餐時間才有辦法吃下一餐。我不喜歡這樣。父親的好意,我是知道的,不過⋯⋯大亂了一家人的三餐,實在不值。和父母說了很多遍,不要煮太多,不要買太多⋯⋯結果都是與夏蟲言冰。無奈啊~

這還是我傍晚時候畫的。再拖下去,晚上的燈光就更不好。而且,我可能就不錄了。因此隨便找了個多肉植物的貼紙,跟畫。畫得挺糟糕的。

遲疑了一下,終於想到就寫下「漫漫」。漫漫歲月,歲月漫漫。然後覺得,還是差了點什麼的。嗯!歲月雖漫漫,但它也匆匆。匆匆的“匆”字是不是這麼寫,我不是很確定,於是就翻字典。

最後,再給那多肉植物畫邊線吧。畫到一半時,母親進來說,出去走走。所以,就草草結束了。

昨天半夜,我其實畫了另一張。看到自己以前拍的照片,而很想畫而畫的。:)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