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October 25, 2017

Inktober 2017 #24




我大學的時候,曾想過做出盲文打印機。我甚至也構思了可以怎麼做,也知道自己擁有計畫裡所需要的東西⋯⋯最後計畫就只留在某本簿子裡,那“秘密武器”也丟了,沒留了。我其實不清楚是不是丟了,不過已經很久很久沒看到它了。想當年⋯⋯或許,這也是我大學的遺憾之一。

最近上網查詢了一下有關盲文,英語盲文甚至推出了第二代,第三代也來著了。如果當年我的畢業作業是做這個的話,該多好啊!搞什麼WAP啦~唉。不想談了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