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February 07, 2017

《La La Land》

昨天遲了,可是還是鼓起勇氣,要了晚上八點半的戲票,看戲去。

根據報導,這部電影贏取了不少大獎。昨夜回到家後,再搜尋一些資料,方知這部劇本醞釀了好幾年一直都找不到資金去開拍。皇天不負有心人,終於有金主願意買賬並同意維持原著的意願去拍攝這部電影。

打從電影的一開始,就被它深深地吸引著。他們的歌聲,透過空氣裡的原子震動,敲悄悄地敲在我的心坎。這就是所謂夢的魅力吧?

電影裡,夢想把兩個在各自的平行線默默耕耘,在現實生活的打擊下,遇挫愈強地繼續築夢製造了一個交錯。追求夢想的路途上,都是很寂寥的。兩個孤獨的靈魂,很快的背被對方築夢的想法吸引著,相知相愛。築夢的人,都擁有一種築夢的人才看得到的人生色彩。

現實依舊有害。當遇上一次一次的失敗,聽到太多的否定,自己也忘了初衷,只道自己沒有天賦去築夢。男主為了想給女主安定的感覺,與現實妥協,把自己喜愛的爵士音樂放一旁,加入了流行樂隊。女主則忙著編寫自己的處女作,打算自己出資去表演給觀眾看。當她得知他開始在台上彈那流行音樂時,她失望極了。而在自己費神費心的演出失敗下,她也迷茫了。她打算放棄了。

就在他們各自繼續生活的某一天,男主接到了尋找女主去試鏡的通告。他去了女主的家鄉,喚醒女主對夢想的憧憬,然後去試鏡了。試鏡的時候,面試官讓女主隨機講故事。女主的臉上發出了不一樣的光彩,徐徐地道出關於她阿姨在她年幼時給她的啟發。

面試完畢,男主和女主平和的聊起來。彼此依舊深愛著對方,永遠都愛著對方。不過,彼此都對未來忐忑而患得患失。

故事沒交代那次的試鏡是否成功。不過,五年後,女主成了著名的演員,有了自己的丈夫和女兒。當那熒幕播著她回到家,和丈夫親吻,然後那男人回頭向鏡頭的時候,那陌生的臉孔,我愣了。不是說永遠都愛對方嗎?我反應不過來。

等我真的反應過來的時候,鏡頭停在女主以前為男主畫下的餐館招牌。他也築夢成功了,開了屬於爵士的酒吧,不再需要彈那些別人指定、乏味的曲目。在他上台介紹表演者時,他看到了她。

他說了句“Welcome to Seb's”。像是對在場的來賓說,更像是獨對她說。接著,他坐在鋼琴前,彈著屬於他們的過去,掀開了人生可以很完美的序幕。像是回顧他們可以擁有的過去,彼此遇上後,挫折不再。他幸運的不需像現實妥協,可以繼續擁有他熱愛的爵士音樂,而她也順利的完成她的個人秀,繼續優秀,成了一名演繹著。他們戀愛順利,結婚生子。一切多美好。最後,他和她就坐在台下,聽著別人彈奏著屬於他們的歌曲。

然而,曲終人散。在他彈了最後一個音符時,一切如舊。她和丈夫要回家了。最後,離開前,她望向了他。彼此似乎有默契的微笑、釋懷。結束了。

我把眼淚Hold住,離開了戲院,趕緊回家。一路上,我只有一個念頭。This is not the ending I want. 心淒淒然。

我想,追夢的路上,我們容易被與自己相似的人吸引。那追夢中眼神裡的色彩,是照亮彼此的心的火源。只是,追夢的時候,每個人的步伐都不同。有的人可以一起攜手完成夢想的拼圖。然而更多的是各自追逐,等到回過神時,彼此的距離已經遠得跨不過去了。故事裡的兩個人,我想就是因為這樣而愈行愈遠。彼此已經相愛,只是回不到過去了。更何況,現實的世界裡,已經沒有一世一雙人的愛情了。這“一世一雙人”,我也只能在小說、戲裡看得見,聽得見而已。

好無奈的說。

喜歡這首,The fools who dream。



這部戲的中文為《樂來越愛你》。我願叫它作《夢幻天地》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