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October 09, 2016

寒露

昨夜寒露,在一年四季如夏居住的我,竟然染上了风寒。好想放假休息。

在毒妃的微信那里看到了这首诗。

《池 上》
(唐·白居易)
袅袅凉风动,凄凄寒露零。
兰衰花始白,荷破叶犹青。
独立栖沙鹤,双飞照水萤。
若为寥落境,仍值酒初醒。


我想,我忙于不舒服和做家务当中,没感觉到孤独。

而今早睡醒时,发现昨晚没人给我盖被,而我早就给自己多穿上外套睡觉,才隐隐觉得不是味道。

还想看医生,拿假、睡觉。不过,这是我在这里工作的最后第三天了……

继续加油吧。我应该只是懒惰而已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