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January 17, 2016

《曾許諾》、《曾許諾。殤》

才發現,我沒有寫過關於這個故事。

繼《步步驚心》後,這是我閱讀桐華的第二部作品。

剛開始時,覺得故事很沉悶。試想,每每有事發生,都要等個數百年的歲月的流逝。把這年復一年拉成至日復一日,那生活該有多沉悶啊?!然而,就是因為發生在遠古時期,這數百年,或許就像我們現在的數月時期吧?

故事,其實很引人入勝。我忘了是先開始閱讀有關中國遠古歷史,還是先看這部小說。這部小說讓我驚喜無窮。最最讓我傾心的是,故事引用了不少遠古傳說中的人物,而故事和傳說竟然可以安排得絲絲入扣。故事的後記,讓我更下定決心去了解《山海經》。

『有人衣青衣,名曰黃帝女魃。蚩尤作兵伐黃帝,黃帝乃令應龍攻之冀州之野。應龍畜水,蚩尤請風伯、雨師,縱大風雨。黃帝乃下天女曰魃。雨止,遂殺蚩尤。魃不得復上,所居不雨。』

我想起了之前閱讀有關旱魃的文章。

整個故事的串聯,加上傳說人物的交集,我真的大開眼界。這應該是讀了金庸小說後,第二個作者能我感嘆作者的構思。我閱讀範圍也不怎麼廣,所以…

我還在《山海經》的《南山經》掙扎著。什麼時候可以到"有故事"的段落去?:P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