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May 17, 2015

去日本

想去日本很久很久了。自從看了「三十拉警報」後,一直嚮往日本。想去看看那裏,嘗試那裏的生活。感受夏樹從距離東京鐵塔的近距離,搬遷到一個東京鐵塔看起來比一根手指還要小的地方。去看看他們常去的OverTime酒吧,是否也會給我一種有延長賽可以繼續加油的感覺。


這個念頭在三年前開始膨脹起來。從網路上看到去日本念日語,包括寄宿,還有文化交流的課程,一直一直想去。篩選的地方,卻一直避開東京。不曉得為什麼。可能害怕那裏的人口稠密。現在想起來,會不會因為害怕勾起夏樹最後沒和宗一郎在一起的回憶?

人生步伐的調動,於是,最後的最後,我錯過了去年冬季的課程,然後放棄了今年夏季的課程 。結果,買了往東京的機票。即將開始屬於宗一郎回憶的旅程。嗯,一直覺得自己和宗一郎很像。雖然同學以信子為夏樹的決定耿耿於懷而覺得信子像夏樹。說到這個,那會不會去找宗一郎帶著夏樹去乘小型飛機的地方呢?(笑)

噢!還有他們的「人生遊戲」,是個怎麼樣的遊戲?要不要買回來,然後自己跟自己玩?會不會很貴?

其實看過幾部日劇,都有些會有不好的印象,可是信子怎麼都只想到美好的畫面?「天國的本屋」裏的圖書館。嗯,我要去趟書局和圖書館。

20150422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