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August 26, 2013

無奈

在弄著一段音樂。

在看著以前寫的文章。

在思考著寫些甚麼。

最後,敗在文字堆里。

嘗試在筆記本上寫些配合那音樂的文字。結果,寫了這個。

從記憶里搜尋自己的心情,卻無法從過去看見現在的自己。以前可以很輕易地把心情羽化成字,而今只能在字中看見陌生感。抓一把北極光送你的浪漫已不復存在。剩下的只有人云亦云的現實生活,還有無奈。

寫不下去了。是因為已經無法強說愁的緣故?還是對“愁”這個字已經沒有感覺了?若我再不恢復以前的文創堅持,我就真的再也寫不出像以前的文字了。

然而2008年就告訴了自己,無法再寫出那樣的文章了。這⋯⋯也是一種愁嗎?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