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May 16, 2013

苛政猛于虎

孔子过泰山侧,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。夫子式而听之,使子贡问之,曰:“子之哭也,壹似重有忧者。”而曰:“然。昔者吾舅死于虎,吾夫又死于虎焉,今吾子又死焉。”夫子曰:“何为不去也?”曰:“无政。”夫子曰:“小子识之,苛政猛于虎。”


現在已經沒有這樣的人了。大家都活在安逸中。什麼是真的?什麼是假的?就像《黑客帝國》戲裡描述的那樣,活在裹上糖衣的“現實”裡。

我問:“要移民嗎?”

答:“不,這裡沒有天災。”

我,無語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