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July 21, 2012

“你為什麼不喜歡我?”

7月6日,我遲到公司。原因?因為去喝了杯咖啡。再根本的原因?

突然去車裡,拿了紙和筆,寫下了這篇文章。



“你為什麼不喜歡我?”

看著她天真無邪的樣子,我不禁心酸。是的,我是多麼希望擁有她。她那麼的可愛,在我肚子裡,一定會很幸福的。從憑感覺她的存在,移植到她可以用手掌或腳掌和我隔著肚皮玩耍,那種情景,一定是溫馨、幸福的。哪怕他們說懷胎十個月會辛苦,要禁口,產前、產後的禁忌什麼的,我都願意。

可是,寶寶啊,你知道這世間的難處嗎?有人甚至很認真的勸說:“地球是危險的,快回你的火星吧!”

我輕撫略鼓的小腹。雖然和其他女子一樣,對小腹有種特別的緊張,想做運動把它剷平……可是我還是捨不得這小腹的存在,安慰我對寶寶的幻想。

以前的人,要是在我這個年齡,肚皮不曾鼓大,早就被休了。現在,就算是想體驗被休的感覺,門都沒呢!

她輕扯了我的裙子,懇切的望入我眼裡。“是不是因為我不乖,不可愛?”

她的問題,猶如大錘子般敲痛了我的心。

怎麼會呢?我想緊緊地抱着她,要陪她一塊兒生活,睡前給她說故事,要給她縫簡單漂亮的衣服,弄可愛又健康的便當給她吃。還有!要去公園盪鞦韆,晚上要一起數星星。我要告訴她不可以用手指指月亮,不然會“割耳朵”。啊!我還要寫很多很多的兒歌,然後教她唱。我要和她一起到處旅行。那麼我的攝影不再是專注那些風花雪月的事兒。我還要……

寶寶啊!幻想和現實總是兩碼子的事兒。我只能讓你看到我眼裡的憧憬以無奈做結束。寶寶,我的心還在抽著隱隱作痛呢!你知道嗎?醫生說你是個大女孩心裡的小女孩,我卻很清楚的知道,你是大女孩肚子裡的小女孩。

我微笑,也或許是哭笑地牽著你的小手,望著前方,無語回答你。



很多思緒讓信子突然會有這樣的思路而寫成文字。看見同事在開會的時候,坐在信子身邊撫摸著挺大的肚子,似乎在跟小孩子玩。她讓我看見一個大女孩和小女孩的情景。也可能在《步步驚心》裡,看見若曦夢裡的小女孩,而感到,母親的孩子的關係,甚至在出世前已經緣定了。還有什麼呢?還有可能荷爾蒙的變化,鼓鼓的小腹,讓信子想和小女孩玩。噢!還有,《養父》裡的小婉也未免太可愛了。小孩子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呢?信子小時候,也不曾可愛過……這些雜亂的思緒,讓信子的心情低落好一陣子,更甭說要繼續寫些什麼了。於是,找了精神嗎啡,一直啃著亦舒的小說。小說裡的每個小女孩,成了精神寄託。

《給寶寶》是信子在寫了這篇文章後,一直想編好然後錄製,再發表這篇稿的。星期三晚上,放棄了練琴的時間,就忙著這個到深夜。這首歌,2002年1月寫的,一直沒有發表。找不到藉口發表。當時,開始時是寫給自己的,最後寫給小女孩的。



終於給這莫名的思路來個了結了。天涼好個秋啊!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