葬禮。後感

昨晚去參與了一個葬禮。

每家都有本難念的經。四分五裂後的家庭,或許也只有在這樣的時候,才會團聚。有沒有全家人團聚,我不曉得。故事太複雜了。故事裡的小孩子們都長大了。當時的成人,現在的老人,也只用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來概括,還真以為當年的小孩還是小孩子咩?!一些拿著死者“遺願來道德綁架,真看不過去。不過,我就置身於外,當個觀眾好了。

我就想,萬一我走了,我希望直接拿去火葬。骨灰,要麼當肥料,要麼當塵埃好了,別念經,讓人來看什麼最後一面、送最後一程了。反正,這人世間都走過了。遺憾與否,也不重要。千萬不要才來說要實現我的遺願什麼的。嗯,我也沒想要讓還在人世的人難堪,不過也沒想要讓別人假裝來給自己好過一點。死了,還要利用我!我沒那麼偉大。

那天看了個影片,說了什麼來著。噢,不是,是一個心理醫師給的一個演講。她說,樂觀不是,別人傷害了自己,而笑說沒什麼。這並不是真正的樂觀。她沒說,但這是懦弱,別把自己當成聖人。傷害我的人,我不會原諒。只希望,你離我遠點,我離你遠點,別碰面。

別說什麼人生最後一程,就放下原諒什麼的。看到自己“寫”這些話,就可以很清晰的知道,什麼佛書、大道理,要我學會原諒、放下,這是不可能的。我只能做到,不再被傷害,忽視甚至不想起那些事情來干擾我的情緒而已。要翻舊帳的話,巨蟹座的我可能比其他人更會翻。因此,別試著在我面前用以前的“恩惠”來打動我。阿彌陀佛,我若像他們說的那樣放下,要麼出家了,要麼死了。

當然,我也感恩這些過去,讓我了解,很多人在你的生命中,就只是過客。一些在你冷的時候,給你擁抱;一些在你心上劃下傷痕;一些,就只是路過而已。你走你的陽光道,我走我的獨木橋,互不相欠,那些經歷,不過是必經之路而已。

什麼鬼,我還好好活著呢!呸呸呸~:D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