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》


很久沒翻開中學時期的日記了。記得當時,日記本裡寫著的,大部份其實是抄歌詞。

很多時候,那些歌詞在日記本裡重複著。那個時候,還是卡帶的年代。要重複循環播著同一首歌不容易。於是重複抄著同樣的歌詞,就像是一種心情的循環。

你見,或者不見我
我就在那裡
不悲不喜
你念,或者不念我
情就在那裡
不來不去
你愛,或者不愛我
愛就在那裡
不增不減

想起了自己以前的一首創作。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