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May 14, 2016

一切安好

那一天早上,夢裡和醒著中大概寫了一首歌,然後我就習慣性的繼續賴床。


朋友一個短訊來,問我在哪兒。我想了想,不如就放假一天,去逛街好了,不上班、不回家。於是,就回他說,待會要去Paradigm Mall,要不要一起吃午餐?

遇到他的時候,他只是一個人。我還以為他和老婆孩子一起來。他問,上次我們見面的時候,是多久以前啦?我不記得了。只記得有次我們有拍照片。沒拍照片的,我都忘了。照片成了我的記憶。我心裡想,這次要不要和他照個相,作為以後的回憶?後來,還是作罷了。

乘著他離開一回兒的時候,我拍了這張照片。我沒想到他會選擇在這間餐館用餐、聊天。我其實想建議去吃日本餐還是什麼的。這個有點貴了。最後,他請客。。。

我們聊到明年的20週年紀念,會去哪裏見面。我其實沒怎麼想去。一來,單身女剩下我一個;二來,我不想和這一輩子都不想見的人碰面。我說,哪裏舉辦都無所謂,反正到時要不要去再看看到時的心情。這個就像我們聊起90年後的看心情態度。原來,我還是跟新生沒有什麼代溝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