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August 05, 2015

那麼,就要出發去遠方了嗎?

最近,一直在YouTube聽陳綺貞的歌,然後帶到這首歌。

決定要寫關於它的此刻,想起許佩哲。之前完全沒想起她。

第一次聽這首歌的時候,是陳綺貞唱的版本。(應該是吧?)

後來跟到這支短片。



當時想,這首歌作曲並不是陳綺貞。說真的,有一點失落感。很不好意思,沒聽說過這個名字:李端嫻。作曲、編曲者。這回,應該會把這名字記在腦海的某處了吧?!

想寫關於聽這首歌的心情。因為,太令我心醉了。覺得這首歌好熟悉,可是強烈的知道,我沒聽過這首歌。想到許佩哲的時候,心裡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。嗯,這首歌的感覺,和許佩哲的《瘋子》那首歌感覺,有相似的地方。《瘋子》,很瘋子的感覺。而這首歌,則有種淡淡憂傷的感覺。找到這張專輯,我想我會考慮把它帶回家。

這短片裡,魏如萱的版本是在十八歲生日的那一天。十五歲和十八歲⋯⋯好像十八歲比較符合歌詞的心境,我是這麼認為。十八歲,可以向遠方出發了。我比十八歲遲了一年,才離開到遠方去。現在,我算是“回來”了嗎?我期待遠方,可是腳卻像生根的,只能用眼睛張望。


詞|陳綺貞
曲/編曲|李端嫻
演唱|魏如萱


天使在地下鐵入口跟我說再見的那一年,
我漸漸看不見了。
十五歲生日的秋天早晨,
窗外下著毛毛雨,我餵好我的貓。
六點零五分,我走進地下鐵。

在空蕩的廣場 在空蕩的海洋
我學會了退後的飛翔 退後在熟睡的夢鄉

時間來了 一個人走在一分鐘的門城
沉默來了 一個人偷走了一分鐘的光

在空蕩的廣場 在空蕩的海洋
我學會了退後的飛翔 退後在熟睡的夢鄉
在深夜的廣場 在盼曦的海洋
誰代替我撫摸柔軟的海浪 代替我遺失的雙手啊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