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March 20, 2015

微醺

病了幾個星期,最後一直咳個不停。聽到表哥說他之前也咳不停,每晚喝了兩瓶啤酒,什麼咳都沒有了。


那天心血來潮,上了自衛課後,約了酒鬼朋友,就去喝了一杯,然後帶著微醺的心情回家去。

在家裡,一個人,靜靜地坐在懶椅上,任那微醺和暈厥的心情對抗。誰佔上風,我不曉得,只是默默地期望著病痛快快離開。

闔上眼睛,再睜開眼睛的時候,已經夜半了。誰勝了,我不曉得。身子好像比較好了,又好像比較弱了。不管了,明早再說,就這樣昏沈沈的又睡著了。

隔天起來,只記得“微醺”兩字。我一定要給“微醺”寫些什麼的。大概半個月過去了。我終於寫了這篇,「微醺」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