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February 17, 2013

早餐的寂寞

很久很久沒有開車往北馬柔佛行了。

最後一次開車去柔佛是什麼時候,信子也忘了。上一次去柔佛是開車去的。如果真要從記憶裡擠出一些回憶,好像是和網友一起去Kukup的那次。那次是第一次,也是最後一次看到小惠惠。


抵達永平的時候,給幾個朋友打了電話。他們不約而同的沒接信子的電話。於是,甭談什麼見面了。原想給他們留短訊什麼的,最後也作罷。

於是今天早上,信子可以享受早餐的寂寞,在高速公路上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