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May 22, 2011

憫農

我記得那一天,乘著巴士,往檳島回去。路上經過很多綠油油的稻田,然而天色灰暗,我的心情搖晃於陰天和雨天的交替中。我坐在靠窗,友人在搖晃的巴士中昏昏地睡著。

好難得在大道上奔馳,我的雙手卻不在駕駛盤上,我的雙眼不必看著前方。

我的雙手、雙眼,此刻沉醉在綠色的風景中,還有不時在窗上劃過的雨水痕跡。陰冷的天氣,只見農夫依舊辛勤耕種。所謂的盤中餐,粒粒皆辛苦矣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