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March 26, 2011

熄燈一小時

熄燈一小時,我原本想點蠟燭,嘗試寫歌。


找不到打火機,拿出來自北京的禮物,火柴,嘗試點燃蠟燭,可是……原來,這些火柴只是裝飾品而已,擦了點火花,就熄滅了。



拿出歌簿,坐在窗前借光看。手拿著吉他,大概的唱,《起點。終點》。





也唱了《你知道我在等你嗎》。

後來看見寂寞的小兔,靜靜地坐在烘爐箱子上,聽我唱歌,我忍不住與他對話。



我記得看過一部日劇,她說,兔子會因為寂寞而死。是真的嗎?要不要抓父親養的小兔子來試試看?好像太殘忍了。

我的焦點回到了相機去。之前用A495,後來拿出了G10,在家裡走來走去,找東西拍。

發現了書房裡的筆筒,站在書桌上,黑暗中突顯了蕭瑟的感覺。那幾枝筆,我有多久沒碰過了?



沒用過G10的manual focus,在這樣微弱光之下,要它auto focus有點困難。就嘗試manual focus吧。拍出來的效果,還不錯噢。嗯,這是我今年的日記簿。




我拿了筆筒的筆,在簿子上寫了極光。好想看到極光……他們每每提及挪威的森林,是否也概括了極光呢?

一個小時,就這樣的結束了。這樣的熄燈活動,真的有意義嗎?我還要繼續思考嗎?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